【原创长篇】永远讲不完的故事:小马国告急

(原谅我幻想的能力还不如米切尔恩德那么强大,所以开头的剧情可能会和原著有很多相互吻合的地方。)

在无边无际的幻想王国的一个角落,有一个神奇的国家——小马国,小马国的居民基本都是陆马、天马或者独角兽,但也有两位天角兽公主守护着这个国家的安宁与和谐,她们分别是塞拉斯蒂亚公主和露娜公主。

小马国维持着自己的安稳和谐已经有足足几千年了,但在几千年后的今天,一件从来没有小马遭遇或是碰到过的事情正悄无声息地发生着。

正是夜深马静之时,所有的小马们都安眠在自己温馨的小窝中了,但小马国中部的无尽之林中,一个明亮的黄色光芒闪烁在一片黑暗和寂静之中。

午夜时分,无尽之林正挂着呼啸的狂风,在这片漆黑的森林中,凶恶的木精狼群发出充满敌意的嚎叫声,树枝随着风嘎吱嘎吱的作响,偶尔也会听到熊的吼叫声,以及鸡头蛇的嘶嘶声。

那道明亮的黄色光芒波动着,闪烁着,随着一个黑暗的身躯缓缓地前进,穿行在黑暗的无尽之林中,悄悄地点亮周围的一小片地区,这个身影似乎在畏畏缩缩地走着,时不时望向四周,躲避着黑暗中可能潜伏的敌人。

那是一点烛光,明亮的蜡烛光明,如果凑近点看,可以看见这道光芒是从一根类似于蜡烛的微小物体中发出来的,蜡烛的基座是一个任何光芒都无法照亮的小马形状的黑影,这团黑影总是朝着蜡烛指向的方向移动着,相互之间却协调得非常灵敏。

烛光之中有一只眼睛,这只眼睛在火光中若隐若现,你很难说得清这只眼睛是大是小,因为这只眼睛只在火光中偶然出现,转变方向时偶然显现在火焰之中,敏锐的感觉器官可以拖动庞大的黑影身躯,使它不致于碰到树或者其他障碍物。

这是一只烛角兽,在小马国,所有的烛角兽都是雌性的,她们可以和小马国的任何一匹雄驹交配来繁衍后代,那团黑影背着一个鞍包,或许她只是一只信使,忙于传递着某种信息。

无尽之林的夜,无比安静,天上的云不受小马控制地自由运动着,木精狼的嚎叫越响越剧烈,烛角兽不安地走着,慢慢地潜伏在黑暗之中。

当她走过了一棵树的时候,突然敏捷地缩了回来,但是又想了一下,走了过去。

前面是一块空地,月光下,一群独角兽正站在空地的中央,围成一个神秘的大圈,似乎在举行着某种神秘的仪式。

这些独角兽很明显是一些精通黑魔法的魔法祭师,他们是无尽之林本地的居民,隐藏在无尽之林深处,本来布下这个法阵是准备捕捉一些小马作为猎物的,但是无意间却捕捉到了从夜琪王国来的夜琪使者和从花之国来的一朵小花。

独角兽群边上,坐着一只无头鬼马,他没有头,身体特别高,但是却可以轻松地移动着自己的身躯,似乎也能够很清晰地辨别方向,感知到周围存在的一切事物。

无头鬼马通常只出现在小马国流传的一些恐怖的鬼故事里面,但是小马国其实是真实存在的。遥远的小马国西北方的一个角落,是这些无头鬼马们生活的家园,那个地方叫做鬼马城,许许多多的无头鬼马们以及其他仅存在于恐怖故事中的小马们,都生活在那个地方。

独角兽围成的法阵中央,有一个神秘的祭台,台上插着一朵粉红色的小花,它的茎似乎能够随意地运动,祭台边上,一只没有翅膀的夜琪正托着这个祭台,与其说它没有翅膀,不如说这只夜琪长着一双隐形的翅膀。

他们分别是从花之国来的小花,和夜琪王国赶来的夜琪。

照理来说,小马国的这些奇特的生灵通常都会相互敌对,就好比烛角兽通常会被认为是雄驹们的噩梦,无头鬼马通常是吃马的恶魔。

但是现在,这些生灵都如此和谐地坐在一起,相互谈论着各自的事情。

当独角兽祭师们的魔法解除完毕之后,花之国的粉红色小花露出了真正的茎,通过根不断地行走着,一边从无尽之林肥沃的土壤中贪婪地吸取养分。

刚吸收完周围的养分,饱餐一顿后,附近的树木迅速全部枯萎,隐形翅膀的夜琪只是倒挂着,睡在一颗闪电苹果树上,贪婪地吮吸着闪电苹果的汁液。

烛角兽悄悄地走了过去,很快就被发现了,率先发现她的是那只感官最敏锐的无头鬼马。

“伙计们!看呐!又来了一个新的伙计!”,无头鬼马兴奋地对着烛角兽挥了挥蹄子,“这里是骑士艾德!”

大家都听到了骑士艾德的呼喊,纷纷看向烛角兽,开始陆续自我介绍起来。

“西风徐徐”,夜琪用一口地道流利的小马语说。

“小泉花阳”,粉色小花一边用叶抚摸着自己的头部。

“嗯,我叫烛光溶解”,烛角兽说道,“我来这里是要给天真女皇,听说她就是小马国的塞拉斯蒂亚公主,传达一个重要的消息。”

“巧了,我们在这里都是要传达一个重要的消息呀,”,骑士艾德说,“不如你来和我们说说你要传达什么消息吧?有可能我们要传达的都是同一个消息。”

“好吧,聊聊也没事”,烛角兽说,“这要从我的家乡说起。”

“我的家乡原本是一个叫做烛光镇的地方,而我是那里的镇长,本来我们在那里生活地好好地,周围村落也有足够的雄驹供我们养育后代。”

“但是突然有一天,我们发现北方的那个叫做大明村的村庄突然无缘无故地感觉都停住了,这个感觉很诡异很恐怖地停顿。”

“呃,你说的是哪种停顿,是那个村庄不见了吗?”,西风徐徐问道。

“不是不见了,就是停顿了,感觉村庄像是死了一样的,所有的村民都被定住了,我们镇上去那个村庄想要一看究竟的镇民也被定住了。”

“嗯嗯,然后呢?”,小泉花阳问道。

“然后,然后村民们,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远远看去,感觉什么都看不到,只有一片蓝色在沸腾,我们镇上的居民们称之为蓝色瘟疫。”

“嗯,”,艾德说,“是不是哪种一眼看去无法识别出来的蓝色?前期先是静止住了一样的,然后蓝色扩张,把所有活物都吞噬了的哪种感觉?”

“对对,就是这种感觉”,烛光溶解说道。

“好吧,”,小泉花阳和西风徐徐叹了口气,“我们要传递的都是同一个信息。”

这时,周围的那群独角兽法师走到了他们的面前,开始使用熟悉的语言说:

“吾乃暗黑法师,吾等听闻尔等将于此向天真女皇陛下通报消息一条,客路此林,吾等所知,塞拉斯蒂亚公主仅为天真女皇之躯壳,其真身仍在中心城的最顶端不为任何小马所知。”

“等等?塞拉斯蒂亚公主不是天真女皇?”,西风徐徐非常疑惑地询问道,“那我们该如何找到天真女皇呢?”

“也许我们可以把这个消息传达给塞拉斯蒂亚公主,请她转发给天真女皇”,骑士艾德提议道。

法师们说,“既然事态如此紧急,不如请吾助尔等一蹄之力,吾等传送法阵已布置完毕,现备将尔等送至中心城。”

“呼呼,这真是一个精彩的故事啊,比我之前看过的任何一本书都要有趣多了”Leejunxian满脸笑容地看着这本书,自言自语道。

生平他最讨厌的书就是两类书,一类是无聊的说教书,这类书整天就是说人们要怎么样怎么样做,或者说教各种各样的成功学。还有一类就是枯燥无味的网络小说书,这些书通常都是堆各种各样的设定,各种各样的爽文和土话铺天盖地。

而这本书很显然不同于他最讨厌的两类书,甚至在他最喜欢的童话故事书中都是前所未见的著作,他非常享受沉迷于这样一本美好的书中美好的小马国童话世界中,无忧无虑地去欣赏着小马国的各种各样的事情,与书中的角色同命运,共呼吸,这就是他喜欢的感觉。

中午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了数下,本该是吃饭的时间了,但是他却始终不肯合上这本富有魔力的神奇的书,对他来说,最享受的莫过于看这本书了。

到中心城的时候,正好是次日清晨,塞拉斯蒂亚公主负责升起这一块地区的太阳,阳光高高地照射在中心城上。

中心城是一个非常宏伟豪华的大城市,它建立在一座山之上,中心城的护城河就环绕着这座山,如同瀑布一般留下,在下面形成了一条河流。

雄伟的宫殿,围绕着山的四周,顶端豪华的,莫过于中心城的那个皇家城堡了,那里就是塞拉斯蒂亚公主的所在地。

皇家露台的一叶上,已经挤满了来自小马国各地的小马,他们全部都是来自小马国以及幻想王国各地的信使,要报道的,也是同一个消息。

看着这群小马,四位信使不禁感慨万分,还一直在期望着能够通过排队,去见到天真女皇的真面目。

但是当一个噩耗传来的时候,他们无比惊讶地打消了去会面天真女皇的念头,而是转而去向塞拉斯蒂亚公主排队报道。

这个噩耗就是,天真女皇又一次生病了,而且这次病得比上次更严重,没有谁可以拯救她,也没有谁知道她患了什么病。

要知道,在无边无际的幻想王国中,天真女皇是所有生灵赖以生存的存在,幻想王国中一切生灵对于天真女皇都永远保持恭敬的态度,如果没有天真女皇,也就没有幻想王国,一切也都会毁灭于无穷无尽的虚空之中,小马国的一切也都会化作人间的人们心中的痴心妄想。

因此,这个消息让整个小马国,乃至整个幻想王国陷入了恐慌之中。

而这几位奇形怪状的信使,在漫长的等待中,也相互结成了好友,不过这就是另一段故事了,这个故事以后有时间再讲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DHLF文社的博客

本文链接地址: 【原创长篇】永远讲不完的故事:小马国告急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